从终点到起点 - 我的学生生涯

西历二零零五年仲夏,美丽富饶的江汉平原。一辆小货车独自行驶在全世界最长的水杉长廊乡间公路上。虽然是上午,但是炎热的天让本来就不繁忙的公路上人车更少了。驾驶座上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看得出来这是他第一次驾车在乡间兜风,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。不知道是驾驶技术不行,还是流连于沿途美丽的风景,在没什么人的公路上,他也没有开的太快。
 
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一位中年人,看相貌像是年轻人的父亲。时不时指着窗外的景物说这是当年的啥啥。驾驶室还不时传来中年人大声的说教:看车,错车往右稍打一点……别太靠右,中间的好路你不走?!……怎么老没什么进步……年轻人不敢怠慢,笑嘻嘻的听从。已经十二年没有回来过这里了,不知道梨园怎么样了?
 
93年初春的一个夜晚,林场的平房静悄悄。不小的他依然和父母睡在一起。父母收拾了一天早已沉沉睡去。他轻轻转个身,独自面向墙壁。一周前,他刚去学校报道。新学期的课本油墨香沁人肺腑,课程内容也比上学期难了不少。好多不认识的生字啊……只是明天就不用去上学了,全家要搬到城里去了。
 
城里?每年春节回老家都经过城里。城里有马路、楼房、还有班车。城里的小学是什么样子呢?那里的孩子他一个都不认识……城里有树林、苗圃、池塘、果园么?放学后可以爬树、打鸟、抓鱼、偷梨子吃么?哦,城里有梨园吗?去年梨花开得好美,今年看不到了……突然间,他再也忍不住,人生第一股留恋的情感涌上心头,无声的泪水夺眶而出,悄悄的浸湿了枕头。困意终究弥漫上来。外面收拾妥当的客厅里,父亲不让带走的弹弓孤零零地躺在黑暗的角落。
 
“哎呀,梨树都被砍了,改成绿化苗圃了。看来果园的效益确实不行啊!”年轻人的思绪被父亲拉回现在。本来今年四月梨花开的时候,他打算从北方的大学偷溜回来看梨花,以为最后一个学期会比较闲。其实临毕业各种事情还挺多,没有脱开身。没想到这梨园早已不在。四月的遗憾没有了,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梦只有继续留在久远的回忆里了。
 
不一会,车到了林场场部。把车靠在路边,年轻人想要下到场部里面去怀怀旧,父亲不想打扰当年的老同事,说你一个人去吧,快点,天气挺热的。他只好一个人下了公路,在小池塘边抄了片荷叶盖在头上,顿时清凉许多。
 
场部的变化不大,徒添了几分岁月的痕迹。当年捣蜂窝的小杉树长得老高,工人门的房子门窗已显老旧,门口停放的摩托暗示着时代的进步,会议室里依然挂着巨幅的迎客松。唯有房前的杂草和无人修剪的花园宣示着这里的没落。讽刺的是,一栋挂着红十字二层小楼在三排平房中格外突兀。哦,这里只有医生发了财。
 
年轻人径直沿着当年上学的路向前走去。他觉得有点好笑:当年屁颠屁颠上学的路不过百米,每日放学回家的路还那么漫长。他很久以前就知道这所民办学校已经撤编了,但对于自己最初的校园时光还是充满了美好的回忆。啊,这就是我的母校么?锈迹斑驳的校牌还撑在门口,不大的院子(那时曾经满场飞奔的操场)长满了农作物,房子里不知道住了谁家,前牌的教室更像是废弃的工地。他甚至找不到路进去瞅一眼。在这里他留下了童年的回忆:捉迷藏,抓石子,抓知鸟,放野火,大扫除,翻墙,看到眼睛泛蓝的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,严厉的老师,小小的植物园,第一次戴上红领巾,第一次答题上台领奖……终日挂着鼻涕的他老是被村里小孩欺负回家告状,结果被妈妈骂……
 
他感叹着拍了几张照片,父亲开车下来催了。于是他把相机放到路边的草堆上——
 
Canon A85桔黄色时间灯闪了起来。他站在母校的门口,穿着BIO 2001的毕业纪念衫,理了理被汗水浸湿的头发,把头上的荷叶正了正,冲着镜头来了个标志式的傻笑——
 
Life?
Fate?
or Destiny?
 
咔嚓——
 
=======
从来就怕写记叙文,没想到可以这样写。以后多尝试写点东西,终日嘻笑怒骂也挺没意思的,而且还没人抬杠……本来想加点yy内容的,比如主人公风流倜傥,相貌如何如何;然后路遇旧欢(已经是农家妇女),廊桥遗梦之类的……想想还是忍了……

12 thoughts on “从终点到起点 - 我的学生生涯

  1. 两条长廊好美啊~~祖国的大好山河呀

    很喜欢文章里不时流露出来的熟悉的泥土的气息:)
    我们有一天都要叶落归根的

  2. 本来想加点yy内容的,比如主人公风流倜傥,相貌如何如何;然后路遇旧欢(已经是农家妇女),廊桥遗梦之类的……想想还是忍了……

Leave a Reply to sunsunlili wrote: Cancel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